当前位置:首页 >财经>正文

第66节:股惑(66)

时间:2021/1/1 18:43:00 来源:

"不,这不是交换!不是!"徐乃珊眼里汪着泪水,对着彭小军喊道,"我们就这样说定了,你替我照顾我爸,四年后等我完成了学业,一定回来嫁给你!"
夕阳下,两人对视良久。
鹭江大学的校园里,林荫道上,陈少泽和陈小蕙缓缓走来。陈少泽回忆地说:"她刚来的时候,我就听说我们系有个漂亮的女孩特别清高,拒绝了很多追求者。后来才知道,乃珊是因为对彭小军的承诺才这么做的。而且,我成了破坏这个承诺的罪魁祸首。乃珊觉得对不起彭小军,一直没敢跟他说……"
商场里,徐乃珊在专卖毛衣的柜台前挑了几件男式毛衣,陈少泽和她在一起。徐乃珊拿起其中一件烟灰色的毛衣在陈少泽身上比画了一下,陈少泽皱了皱眉头,说:"这件?我穿着太老气了吧?"
徐乃珊瞪了他一眼,娇嗔道:"你以为是给你买的呀?这是给我爸的。过两天小军哥出车要来鹭江,让他顺便给我爸带回去。"
"看你,小军哥小军哥的,叫得那么亲切,也不怕我吃醋。"陈少泽说,"乃珊,我俩的事,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说?这事瞒是瞒不住的,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。"
徐乃珊眼里闪过了一道阴影,说:"少泽,你不明白,这三年,小军哥替我照顾我爸,可以说是无微不至。而且这几年我上学所有的花费和我爸看病吃药的钱,也是靠他帮助的。有些事……不是你想说就能说出口的。"
陈少泽说:"乃珊,经济上我们可以补偿他呀!你算算你们家这几年总共花了他多少钱,我就是砸锅卖铁,也给你把这笔钱凑来!"
徐乃珊摇摇头道:"如果真的用钱可以解决那倒好了!他是在我们家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伸出援助之手拉了我们一把。难道我可以在需要的时候,就接受他的帮助,不需要的时候,就一脚把他踢开吗?不,这太不公平了!"
"可是你不觉得,你这样瞒着他对他而言也很不公平?"陈少泽说,"你如果早点告诉他,或许他现在已经找到真正爱他的人了。"
徐乃珊沉默了,好一阵子,才说:"少泽,我会跟他说的。但你要给我一点时间,好不好?"
学校门外的一家餐馆里,徐乃珊和彭小军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。彭小军问徐乃珊说:"你想吃点什么?看你,脸色不好,平时在学校里肯定吃得太少,而且营养也不够。"
徐乃珊笑:"没有啊,全校学生都在食堂吃饭,不可能只是我一个人吃得不好对不对?"
彭小军也笑了一下,接着问道:"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呢?"
"在学计算机,学一些基本的程序命令,将来工作了会用得到的。"徐乃珊说。
"唉,"彭小军叹了口气,有些自卑地说,"你学的我一窍不通。"
两人一阵沉默。片刻,徐乃珊鼓足勇气,对彭小军说:"小军哥,有件事--"
彭小军问:"什么?"
徐乃珊憋了好一阵子,还是换了话题:"哦,过两天是我爸的生日,我给我爸买了件毛衣,你顺便给他带回去吧。"她说着,从书包里取出毛衣。
"好啊,阿叔肯定高兴坏了!"彭小军欣然接过毛衣,接着说道,"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要说呢,吓了我一跳!"
徐乃珊顾左右而言他:"没事。你回去的时候,开车小心点!"
彭小军沉默了一会儿,说:"有时候啊我自己都觉着跟你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。你懂的东西我都不懂,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你平时跟你的同学都说些什么,你觉得我是不是也应该回学校去学点东西啊?不然将来怎么能配得上你这个大学生呀?"
徐乃珊有点言不由衷地说:"那很好啊。"
徐乃珊宿舍。徐乃珊正趴在桌子上写信,信纸上只写了"小军哥"三个字就没有下文了,她咬住笔头冥思苦想,难以下笔。
一阵笑声从走廊上传来,乔冠瑛和另外一个女生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,一见徐乃珊在宿舍里,她们立刻噤声。乔冠瑛放下书包,冷冷地看了徐乃珊一眼。
徐乃珊扯过一本书遮住了她写的东西。
那个女生兴意未尽,对乔冠瑛说:"走,我们出去说,我那个实习单位里笑话可多啦。"
两人又转身出去了。
晚霞满天。徐乃珊走到一个邮筒旁,从书包里摸出那封信,拿在手里,犹豫了好半天。这个时候,一个同学走过来,往邮筒里投了一封信,然后问她:"徐乃珊,你在这儿干吗哪?寄信吗?"
徐乃珊回过神来,对他笑了笑,把那封信塞进了邮筒里。
夜晚。流云遮月。徐乃珊和陈少泽相互挽着手,踏着浓重的夜色,向女生宿舍楼走过来。走到女生宿舍楼的门口,一个喑哑的声音突然从阴暗处传来:"乃珊!--"
徐乃珊凝神一看,竟然是彭小军,她大吃了一惊:"小军哥!这么晚了,你怎么会在这里?"
彭小军从阴暗处走出来,陈少泽下意识地往徐乃珊前面一挡。彭小军的眼神里带着疲惫和慌乱,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,说:"收到你的信,我就赶过来了。你……"他注意到挡在面前的陈少泽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问徐乃珊,"你说的就是他吗?"
相关标签: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